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


首页 | 机构简介 | 联系我们 | 专家介绍 | 咨询指南 | 心理障碍手册 | 症状与咨询 | 婚恋·情感·性 | 儿童青少年 | 覃浪峰专栏 | 陈虹专栏

在线心理测评 | 心理问答 | 心理学词典 | 职场心理 | 理论探索| 咨询师手记 | 每日灵粮 | 心理学培训 | 心灵之家资讯 | 网络/电话咨询




 

【心灵寄语】

  许心灵一种宁静,还生命一片绿荫。
  回归精神的家园,让真爱重塑人生。    

【联系方式】

电话:028-86088116
地址:成都人民南路四段27号新希望商鼎国际2号楼2单元707号 


生命的责任——存在主题之三

作者:陈虹   发布时间:2009-11-16  查阅次数:22147 次

责任就是面对和承担我们活着就必然体验到的各种不如意。这里特指对自己生命历程的担当,区别于社会文化所要求的对他人或社会的道德责任或义务。一个人需要先有对自己的责任能力,才能担负起他人和社会的忧患。就像救人者首先自己得会游泳,就算是自我牺牲,也得有自我牺牲的精神力量,否则就会心里放不平,滋生不满的怨气。

人生之不如意十有八九,从生命获得自我意识那天起,不如意就伴随左右。当我们拒绝面对,试图逃避时,这些不如意就会像黏人的孩子,你越想甩开他,他就把你粘得越紧。人们逃避责任的方式真可谓千变万化,但无论什么方式,都总是使力越多,就陷得越深,最后得不偿失,令自己付出更多的生命代价。

最常见的逃避责任的方式是不选择。选择是自主意识的表达,选择了就意味着要对后果负有责任。所以,把选择的权利让给别人,推给命运,自己也就不必承担选不好的后果了。于是,出现了一些选择困难的人们。大到选工作、选婚姻、选学校,小到选朋友、选衣服、选餐厅,无论大事小情,都会面临抉择困难,最后只有把这个皮球踢给别人。无法决定的原因,有的是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有的则是想选一个无可挑剔的结果,因为无法承担选不好的责任。

选择困难直接导致自我的无助感,成为依赖性、强迫性人格的主要心理特征。他们只能依赖他人或者自己的完美来生活,以保持自己的“清白”。即使自己在愿望中煎熬,在痛苦中挣扎,也绝不选择,永远将自己至于被动的、被安排的状态之中,这样自己就可以“清白”了,不必面对可怕的内疚感。这种内疚不是建设性的出于良知的自我反省,而是毁灭性的自我否认,它就像一把利剑,可以刺穿一个人赖以存在的所有自信与尊严。

选择对于生命来说无处不在,当生命因为无法选择而被龟缩禁锢,久而久之,恐惧担心渐渐裹挟了自己的愿望需求,最后恐怕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了。就像弗洛姆在《逃避自由》里所描述的,逃避自由是为了逃避孤独寂寞,是对自我的背叛,同样,放弃选择这种逃避责任的方式,也是一种自我的丧失。

逃避责任的另一种方式是控制。如果说“不选择”在被动地防御无法面对的内疚自责,那么,控制就是一种主动防御人生的无常和痛苦的方式。生命的历程除了可以主动选择的部分,剩下的就是我们无法左右的无常,以及因为我们的有限性所带来的各种痛苦和挫败。自身的生老病死,外在的世事变迁,当我们无法承担这些与生俱来的责任时,就会试图获得某种掌控感来对付内心的恐惧,这也是焦虑症、强迫症的主要心理动力。

这种逃避方式是试图控制任何一个可能的细节来获得绝对的安全感。因为无法承担无常和各种可能的痛苦,所以任何一点不确定都会被视为可怕的敌人,成为自己需要不断警惕和对付的靶子。这些想像的蛛丝马迹的可能性,因为不停地被关注而受到强化夸大,严重威胁着自身的安全感。于是,控制可能的细节以获得安全感就成了生命的主题,个体因此耗尽了自己的精力,甚至无法进行正常生活,只是一味的恐惧不能好好活着,却体验不到一点活着的乐趣。虽然自己也常常觉得这种控制毫无意义,但就是难以自拔。这种方式显然也是对生命本身的背离。

还有一种彻底的逃避责任的方式叫“无所谓”。这是一种让自己对生命完全麻木的方式来防御所有可能的痛苦。它原本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愤怒,使自己免受外在压力的伤害,不再用别人的评价责备自己,也不再担心自己生命的安危,这样好像就可以不那么痛苦了。如果这种防御可以恰到好处,只是对那些干扰因素无所谓,而不是对自己生命的放弃,那还算是一种建设性的防御。然而,当“无所谓”已经成为一种生命的态度时,它在防御痛苦的同时,也是在放弃自己。特别是在自我力量还很脆弱的时候,放弃自己的基本需求、愿望、尊严,乃至生命力,常常是个体用来对付外在压力的主要方式。

比如年幼的儿童或青少年,他们会因为对老师、家长的愤怒而旷课逃学,或者因为吃不了学习的苦而放弃学业。对于自己的将来,他们持一种无所谓的态度,好像这样就可以没有压力的轻松度日。这种方式确实能够带来一时的安逸,但摆脱重负的轻松感很快又会变成无边无际的郁闷和无聊。

生命终归无法被防御所欺骗,无论你如何无所谓,不过是让自己更加麻木罢了,潜意识的这种防御常常欺骗意识,令你真的相信自己是无所谓了,直到有一天,被压抑的痛楚在不经意时闯入你的意识,通过梦魇或者身体的不适,让你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是在行尸走肉时,才能让自己碰触到一丝丝生命的遗憾。就像杨坤唱的那首《无所谓》,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无所谓,好像是在安慰自己,谁都听得出来,他其实是太所谓,否则,如果真的无所谓,就没有必要使劲强调了。

这就是生命的责任,我们其实无处可逃。不选择、控制,或是无所谓,在防御责任的同时,也是在做一种被动的选择,个体同样不得不承受这一选择的后果。只是不断回避、掌控和压抑自己的结果是,让自己的生命付出更多的代价。

责任与生命结伴而行,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一种生命力的表达,是生命历程不可分割的部分,试图抛弃责任,就等于是在抛弃你的生命力。要想自己的生命之路越走越宽,那就得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培养自己的各种责任能力,包括独立的认知能力、情感能力、行为能力等与自尊、自爱相关的各种能力。当我们有能力面对生命历程的种种不如意,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,以及自身的有限和失败,我们的生命力才能从无休止的防御中解脱出来,充分体验到活着的丰富和意义。

访客评论

暂无评论  
发布评论 发布者姓名: 验证码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   评论内容:

 

 

©  成都心灵之家心理咨询中心制作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