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

     目 录

      

 

 


存在主义与空性思想

作者:陈虹   发布时间:2017-12-17  查阅次数:608 次

空性思想是原始佛学关于万事万物的解释。即世间存在的一切都是缘起性空的。既然是缘起,就不存在什么自有永有的东西,一切都是跟随因缘变化的结果,没有常性的存在。

对于生命的理解也是如此。生命只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,没有一个恒常的“我”存在着,因为上一刻的“我”和这一刻的“我”,已经不是同一个“我”了。由于“我”也是缘起性空的,所以称为“无我”。

佛陀认为,人的痛苦就是因为有个自以为恒常存在的“我”,为了维护这个“我”的存在,以及“我的”欲求和拥有,就必然产生执着之心,当执念不能得到满足时,痛苦也就应运而生了。如果能够把这个“我”空掉,觉悟“无我”之境界,就能从根本上去掉产生痛苦的根源,把人们从痛苦中解脱出来。

佛陀的初衷当然是出于慈悲之心。他不仅这样说,也这样实践,还设计了相关的方法,来帮助人们修炼,以达到“无我”的境界。

人们修炼了佛陀的方法,确实对减轻内心的痛苦大有帮助。这些方法其实都是在修习我们的几种能力。

首先是觉察能力。就是客观地观照自己,成为自己的一面镜子,只是觉知,不做任何评价。观察身体的感觉和自己的情绪是如何升起又灭去,从而体悟“自我”不过只是一个无常变化的存在,这样,就可以破除那个恒常之“我”对自己的束缚,从我执的痛苦中脱离出来。

再者,就是操练慈悲心。为众生祈福,分享自己的收获。这种布施也进一步打破了那个“我的”束缚,让禁锢的心不仅获得解脱,同时还充满了爱的情感。

这些觉察和爱心的操练,是一个十分艰苦的过程,需要发愿和持守的决心才能够完成。所以这一过程也磨炼了我们的意志品质。

在这些修为不断增加的过程中,我们会发现,过去那个执着的“我”渐渐在失去它的影响力,但自我并非空无一物,而是比以前更加坚实了。我们更能够清楚地认识自己,也更有爱心和毅力。

这说明“我”还是在那里,只是这个“我”已经不再是佛陀试图空掉的“我”了,而是那个无需定义,也无需维护,就可以天然存在的生命之“我”。祂自在于当下觉察的智慧和灵动的情感,成为自主选择和无常承担的不变主体。无论世事变迁,因果轮回,作为生命存在的“我”都将以其不变的自由本质存在着,“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”地存在着。

这正是存在主义想要描述的生命存在。

在存在主义看来,真实的“我”就是生命本身,而那些自己想要成为的状态,以及想要拥有的东西,都不是“我”本身,而是一种幻像,一种被真实的“我”加工创造出来的幻像,当我们迷失了真正的自己,就会误以为那些幻像的存在才是“我”,于是执着沉溺于对幻像之“我”的追求,一旦事与愿违,就会陷入存在感缺失的危机而痛苦不堪。

身份、地位、荣誉和被爱,还有死亡、病痛、磨难和背叛,幻像之“我”的存在必须拥有前者而排除后者,否则,“我”就不知道该如何存在。这样的“我”显然没有觉察到,那个厚此薄彼之心最初是怎么升起的,是源于身体本能的快感和对死亡的恐惧?还是社会文化熏染的结果?不管是本能还是文化,我们最终给它们贴上什么标签,不都是“我”自由意志的选择吗?恰恰是“我”的自由,最终决定了我的好恶,决定了“我”不得不以哪一种幻像而存在。

当这个幻像之“我”最初的塑造者还没有觉醒,“我”就不得不依赖某种幻像而存在,就不得不患得患失地“活着”。这样的生活不是生命的活法,生命已经失去了祂的自主性,成为了自己制造的幻像的奴隶。

佛陀所修习的“无我”之境,正是要打破这些幻像,还生命以自由。只是在理论上,他只有解构,没有对生命存在的描述。而存在主义则注重对生命存在的体验,并认为这是通往“无我”之境的必经之路。因为只有站在真实的生命根基之上,那个幻像的存在才更容易破除。

随着佛学思想的发展,禅宗的“空”与佛陀的“空”已经有所差别了,禅宗“空性”思想的背后是为了突出生命的存在,王维的禅意诗很好地呈现了这种空的意境。“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,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”。这里的“空”并不是一种解构,而恰恰是要烘托出生命的气息,传递一种生命之美。

在《圣经》中,耶稣所传扬的生命之道,对生命本身的存在又做了更为详尽的描述。他希望人们通过信仰生命原本的完美,来脱离肉体与文化带来的匮乏感、罪恶感,从而获得心灵的自由。

不管是审美还是信仰,都可以帮助我们抵达生命的存在,这是佛陀用生命活出来,但却不曾描绘过的存在。这种存在的本质是自在的,先验的,并非缘起,或者说,无法觉照其缘起,因为肉体的存在尚可找到其最初的因缘,但这个具有自主性的生命,除了设想,却找不到一个源头,祂是一切智慧、爱与坚韧的起点,是创造与丰盛的第一因。

对生命存在的言说和体悟是存在主义对空性思想在理论上的补充,二者应该并不矛盾。毕竟空性思想空掉的并非生命,而是与生命不相关的幻像,其目的也是要让生命灵动地存在于每一个当下。存在主义也认同这种解构的思想对于生命“去伪存真”的意义,只是更强调生命的“在”,强调“明心见性”对于消除“我”之幻像影响的意义。当觉悟并活出生命本来的存在,就能拥有空性的智慧,活出生命的灵动和自由。

原创文章,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访客评论

暂无评论

 
发布评论 发布者姓名: 验证码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   评论内容:

© 成都心灵之家心理咨询中心制作  版权所有 2005年12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