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

     目 录

      

 

 


你可以改变世界

作者:陈虹  发布时间:2022-04-24  查阅次数:117 次

  每个人都有一个世界,但请记住,那只是你眼中的世界,而且始终都只能是你眼中的世界。这个世界可以深深地影响你,同时,你也可以改变它,从而改变它对你的影响力。

  “我”与世界是一对意识。世界是“我”的环境,是在我之外的那个栖居的场所;而“我”则是世界的一部分。关于“我”的意识叫做自我意识,而关于世界的意识就是世界观,自我意识和世界观呈现出个体关于“我”和世界的全部认知,有什么样的认知,就有什么样的“我”和世界,并在此基础上,建立“我”和世界的独一无二的关系。

  这个认知可能先从自我意识开始,通过认识“我”是谁,来构建关于世界的意识。如果“我”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孩子,世界就应该是那个呵护者,不应该有冷漠与伤害;如果“我”是一个行者,那么世界就应该是旅途,风霜雪雨、花开花落是旅途应有的风景;但如果“我”是一个战士,那么世界就最好是一场暴风雨,让我可以在风雨中经受洗礼。

  当然,认知也可能先从世界观开始,然后去塑造一个理想的“我”。如果世界是温柔体贴的,那“我”就是安全的,可以无忧无虑、随心所欲地生活;如果世界是冷酷无情的,那“我”就必须是强者,才能经得起风霜,扛得住摔打;但如果世界是变幻莫测的,那么“我”就应该变得智慧,才能面对无常,顺应自然。

  不管是先意识自我还是世界,这对意识总是成对出现的,当一个意识存在偏差,另一个可能也同样会出问题。而偏差的原因主要来源于狭隘。世界和“我”都是无限丰富的,如果只局限于一种有限的意识,就一定会导致狭隘。狭隘的眼光是排他的,会将认知固着于已知的意识里,排斥所有可能性,这时候改变就会停止。

  比如,我认为世界应该是公平的,那么我就是一个应该被公平对待的人,如果我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,又不愿意改变对世界的认知,不愿意承认世界是不公平的事实,那么我就一定会很委屈,在对自我的认知上也只能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无辜者。

  但如果我放弃狭隘,承认世界不公平的事实,我的世界观就改变了,从一个襁褓变成了弱肉强食的丛林,这时候关于“我”的意识也就自然会发生变化,从一个渴望被呵护的孩子变成饱经风霜的猎人,这个新的意识也将成为自己努力的方向。于是,委屈没有了,有的是成长的动力,世界也不再是残酷的,而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战场。

  再如果有一天,我体验到自己或者来自他人的善意,有人因为爱牺牲自己的利益,宽恕了我的过错,或者我因为怜悯去帮助了别人,那么关于世界和自我的意识就会有新的扩展,即世界是丰富多彩、变化无常的,有恶意也有善意,有有波涛汹涌,也有风平浪静。“我”也同样如此,有私欲也有爱心,会遭遇欺骗伤害,也会经历恩典祝福。

  关于“我”和世界的意识相互影响和改变着对方,当我允许世界观改变,我心中的世界就已经改变了,而当自己跟随世界观的变化来改变自己时,我也就不再是原来的“我”,这个被重新塑造的自己也可以反过来给予世界以新的影响,在现实中去改变世界,也改变别人的世界观。

  这就是所谓的影响力,但前提是,我们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世界观的变化,承担变化后的世界给予我们的责任。

  比如一个遭遇失败的人,不管是事业的挫败还是情感的背叛,承担变化的责任就是要在情感上允许失败的发生,如果这时的自我意识是一个婴儿,就必然会感受到世界的残酷,并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绝望,因为“婴儿”是承担不起变化之责的。所以承担必须有一个新的自我意识登陆才可以做到,这个意识就是“英雄”。“英雄”的特质是不畏失败、勇往直前,英雄眼里的世界本来就是阴晴不定、成败难测的,但越是不顺利越能彰显英雄本色,所以世界的“残酷”并不是一件值得难过的事,而是成就英雄的土壤。所以,当自我在情感上与英雄连接,让英雄成为自我意识的一部分,过去那个需要世界温柔以待的世界观也就改变了,从布满阴霾的绝境变成一试身手的战场,而战斗的结果,一定会带来现实的变化,荒凉的土地会长出勤劳的硕果,自己也会变得更成熟老练,并成为其他生命效法的对象。

  可见,所有的困境都来源于我们的意识,只要允许意识改变,我们眼中的世界和自己就会不断改变,不断丰富。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无限可能性吧!

原创文章,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访客评论

暂无评论

 
发布评论 发布者姓名: 验证码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   评论内容:

© 成都心灵之家心理咨询中心制作  版权所有 2005年12月